七天彩票平台-独山县-烧掉400亿-只是冰山一角 贵州多地区隐形债务庞大

  相关阅读:

  【视频】亲眼看看独山县怎么烧掉400亿

  贵州独山县回应纪录片“独山县如何烧掉400亿”:正在核实

  原标题:独山县“烧掉400亿”只是冰山一角,贵州多地区隐形债务庞大

  来源:小债看市

  近日,一段《亲眼看看独山县怎么烧掉400亿》的视频,再次将贵州省黔南州独山县的债务问题推向风口浪尖。

  01、“烧掉400亿”

  视频中走访了独山县的多个标志性景点,包括号称拥有顶级硬件设施的独山县古风博物院、预估造价3000万的独山钟楼,以及造价花费2亿的天下第一水司楼等。

  而这些靠大力举债打造的景观,目前部分已成为烂尾景区。

视频截图

  7月14日,独山县在县政府官网回应称,2019年以来独山县新一任领导班子针对此前因盲目举债、乱铺摊子遗留的形象工程、政绩工程、烂尾工程问题,切实推进问题整改。

  目前,续建项目已完工18个,在建项目32个,转建项目17个。对社会关注的“水司楼”项目,采取市场化运作模式签订合作协议,将于近期进场施工。

独山县政府官网截图

  《小债看市》注意到,从2018年下半年起,独山县诸多政信类项目相继违约,融资方包括喀斯特生态等多个城投平台,募集资金投向独山多个旅游项目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这些政信类项目都有县政府批复文件,融资方、担保方都是城投平台,属于国有企业,暴雷的资管产品涉及定融、信托、私募以及资管计划等。

  据悉,独山县城投平台多达30多家,总资产超千亿。

  《独山县2017年全面深化改革工作综述》显示,全县融资平台扩容提质,全面激活发展内生动力,已完成国投、交投、文旅投、城投、水投等十大投资集团组建,总资产突破1000亿元。

  近年来,独山县在每年财政收入不足10亿情况下,通过城投平台大力举债,疯狂融资负债超400亿,而在2018年中央第二次隐性债务审计后,独山多个旅游项目烂尾,政信类项目也相继违约。

  不久,独山县委原书记潘志立落马。

  2019年3月,独山县原县委书记潘志立接受审查调查;10月潘志立涉嫌受贿罪、滥用职权罪一案,经贵州省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,由安顺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向安顺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。

  02、经济欠发达 财政入不敷出

  独山县隶属于贵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,地处贵州最南端,与广西南丹县接壤,是贵州省乃至大西南进入两广出海口的必经之地,素有“贵州南大门”“西南门户”之称。

独山县政府官网

  虽有地理优势,但因基础设施落后、工业底子薄弱等原因,独山一直是国家级贫困县,今年3月才退出贫困县序列,实现脱贫“摘帽”。

  2017年,独山县地区生产总值完成82.63亿元,同比增长13.0%,其中,第一产业增加值完成18.63亿元,同比增长6.8%;第二产业增加值完成24.92亿元,同比增长12.4%;第三产业增加值完成39.08亿元,同比增长16.2%。

独山县地区生产总值

  独山县全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44971万元,比上年增长5.5%。其中税收收入36233万元,比上年增长19.1%。全年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5.3亿元,比上年增长15.2%。

  2004~2017年,独山县年度财政收入从4730万元增至4.49亿元,但年度财政支出却从4.45亿元增至27.17亿元。

  可以看出,独山县经济欠发达,财政本身入不敷出。

  早在2015年,贵州省政府《关于加强政府性债务管理的实施意见(试行)》明确,在建项目原则上不得举借综合融资成本高于10%的债务,禁止举借综合融资成本高于15%的债务。

  而独山县这400亿债务中,有相当一部分融资成本超10%,只是每年的利息支出高达30-40亿,是其财政收入的好几倍。

  而据《独山县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》显示,要牢牢守住“不能出事”的底线,确保不能在债务管理方面出问题、不能再“冒泡”、不能再出负面舆情。

  其实,独山县的债务问题自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爆发,从勉强付息到全面违约,其水下债务体量逐渐浮出水面。

  03、冰山一角

  2019年,除独山外,贵州省三都、余庆、遵义、安顺、铜仁、普定等地相继爆出债务逾期事件,贵州融资环境持续恶化。

  这些暴雷区域无一例外都是贫困县或刚脱贫、经济欠发达、财政本身入不敷出、城投平台负债高企、担保方和增信措施薄弱。

  一般来说,城投平台主要看地区经济发达程度、地方政府财政状况及债务负担,最后看城投自身经营状况。其主体信用质量,主要由个体信用状况和地方政府支持力度两个维度决定。

  2018年,据统计数据显示,贵州省债务规模为8834.15亿,在全国位列第6位;负债率为59.7%,接近60%警戒线。

各省债务余额(亿元)

  据2018贵州省审计厅公布的预算审计报告显示,从3个市(州)政府性债务审计情况看,有的地区2016年8月以前还存在管控不够的问题,如未按规定的举债渠道通过政府购买服务、违规担保等形式融资,有1个县在该省政府性债务“七严禁”管理规定出台后,仍违规通过平台公司以8.80%的年利率向信托公司融资2年期资金3740万元,用于旅游基础设施建设。

  可以看出,贵州多地区存在融资乱象问题,而大量隐性债务存在法定政府债务限额之外,未纳入地方债管理系统,规模更为庞大。

  而2015年,贵州省政府《关于加强政府性债务管理的实施意见(试行)》明确,市县两级政府对其举借债务负有偿还责任,省政府实行不救助原则。

  在2019年化解隐性债务的实践中,地方政府向监管部门上报方案,批准后即可纳入试点,纳入试点后可发行地方政府债券置换部分隐性债务,目前贵州已纳入试点。

免责声明: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。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新浪立场。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,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。投资有风险,入市需谨慎。
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李铁民